掌握珠海 微博 微信 注册
  • 珠海新闻网

  • 百岛论坛

  • GO!珠海



敢穿吗?深圳截获549吨走私旧衣 部分来自太平间

■边防官兵正在检查截获的走私旧衣物。 通讯员供图

  ■边防官兵正在检查截获的走私旧衣物。 通讯员供图

■现场查获的一件韩国校服。 郑雁虹/摄

  ■现场查获的一件韩国校服。 

  原标题:垃圾站掏出的衣服走私入境翻新你敢穿吗?

  深圳边防截获549吨来自国外的旧衣服,医学专家称这些“洋垃圾”含有大量病原体,不排除有艾滋病患者穿过

  许多深圳市民也许不知道,断码的“进口高档毛衣”或“外贸服装”,有可能来自国外的太平间。近日,深圳查获549吨从国外走私到国内的旧衣物,这是深圳历年来查获走私旧衣服最多的一次。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这批衣服中绝大多数来自国外太平间、垃圾站、废品收购站。收购成本几乎为零,不法分子将它们翻新后,将以每件几十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所幸的是,这批“洋垃圾”在到达福建目的地之前就被查获,没有流入内地市场。

  ■新快报记者郑雁虹通讯员龙宇翔

  走私旧衣堆成山臭味扑鼻

  新快报记者前天在深圳大鹏新区土洋码头看到,五颜六色的包装袋垒成了一座大山,足有三层楼高。尽管下着大雨,现场仍能闻到刺鼻的酸臭味。包装袋里是大量旧衣物,多数是秋冬季节的毛衣外套。

  “有的毛衣还挺高档的。”深圳边防支队葵涌边防工作站站长刘新林拎起一件衣服说,此次一共查获549吨衣服,是深圳查获走私洋垃圾历史之最,这些衣服中的绝大多数来自外国的太平间、垃圾站、废品收购站。

  新快报记者从衣服堆里面拎起一件厚实的外套,在上面发现一所韩国学校的标志,在这件深蓝色校服上还可以清晰看到一个学生的名字。“这些衣服有可能是传染病患者穿过的,都不知道有多少病菌,真脏。”刘新林一脸嫌弃地说。

  疾控中心:旧衣或带艾滋病毒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走私旧衣物来源复杂,且“品种”齐全,其中甚至有童装,如果流入市场进行销售,后果不堪设想。

  据深圳疾控中心消毒与病媒生物防制科博士魏方介绍,走私旧衣物含有大量致病病原体,“会通过皮肤、口腔等器官进入人体”。值得注意的是,有些走私旧衣服上带有血渍,很有可能是艾滋病或严重肝病患者穿过的,“身体比较弱的消费者穿在身上,就有被感染的风险”。

  他还说,走私旧衣物在运输过程中进行了捆绑、包装,里面的化学制剂无法散发,对人体皮肤会有刺激。

  旧衣服目的地为福建莆田

  在码头现场,工作人员正用一台吊机将这座旧衣物垒砌的“大山”一点点向上提,装上货运车,再将这些沾满细菌的旧衣物拖去销毁。“我们已经拖了100多吨,还有400吨衣物,起码还需要10天时间。”一名工作人员介绍。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国外收集这些衣物几乎是零成本。“从国外运来,再以每一吨1000元(在国内)卖出去,金额达到1100万元。”刘新林告诉记者,违法人员利用一艘名为利运达号的船只运送这批旧衣物,以香港作为中转站,运进内地后卖给下家。连这艘用来运货的船也有可能是套牌的,“利运达”几个字可能是后来涂上去的。

  目前,深圳边防支队在走私船只上一共抓获了6名犯罪嫌疑人,其中5人(4人为台湾籍,1人为福建籍)因涉嫌走私废物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深圳海关准备起诉他们。新快报记者了解到,6名犯罪嫌疑人只是负责运货,而在福建的收货人收到风声后潜逃,目前有关部门已经着手追逃。

  据嫌疑人交代,这些旧衣物运进内地后,准备再运往台湾,但刘新林告诉记者,福建莆田才是这批旧衣物的终点站。

■相关部门用卡车把走私旧衣物拖去销毁。 郑雁虹/摄

  ■相关部门用卡车把走私旧衣物拖去销毁。 郑雁虹/摄

■边防战士抓捕一名嫌疑人。 通讯员供图

  ■边防战士抓捕一名嫌疑人。 通讯员供图

■边防官兵正在检查截获的走私旧衣物。     通讯员供图

  ■边防官兵正在检查截获的走私旧衣物。  通讯员供图

■一台吊车正吊起涉案旧衣物。 郑雁虹/摄

  ■一台吊车正吊起涉案旧衣物。

  每吨走私旧衣可卖出1000元

  新快报记者从深圳边防支队了解到,在内地,这些洋垃圾每吨可以卖出1000元,利润不低。不法商家买到旧衣物后进行翻新,再以“超低价格”、“外贸尾货”、“出口转内销”等名义销售,受到部分青少年青睐。深圳近几年查获洋垃圾不止一次,这次为最大单。

  据深圳海关负责人介绍,近十年来,深圳打击旧衣物走私,共处理14宗刑事案件、36宗行政案件。“旧衣物来源是美国、日本、欧洲等发达国家”。但这位负责人表示,近几年,走私旧衣服的案件有所减少,“所占比例比较低”。

  实际上,中国内地每天都产生大量废旧衣物,不法分子为什么不收集内地的废旧衣服进行翻新,而要大费周章走私国外旧衣物呢?对此,刘新林解释说:“他们就是抓住内地部分消费者爱买外贸货、喜欢国外品牌的心理。”

  市面出售走私旧衣只占少数

  既然有走私旧衣物流入内地,那么它们多在什么地方出现呢?

  “在深圳龙岗、宝安,特别是布吉、西乡一带的小店里,有些牛仔裤每条才卖15元,谁知道这些货来自哪里。”深圳服装协会有关负责人告诉新快报记者,能让这些沾满细菌的旧衣物在内地流通,都是受到利益驱使,但他同时指出,市面上出售走私旧衣的商家和购买旧衣的市民都只是少数,走私旧衣更多出现在工厂聚集区。“一些外来工会买些这类衣服,毕竟款式新颖”。

  这位负责人称,据他了解,旧衣物翻新后重新进入市场,更多发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候一些市民崇洋媚外的心理比较严重,现在已不存在这种情况”。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十几年前,二手衣服贩子活跃在城市各大居民小区和城中村,如今,二手衣服更多被卖往内地偏远地区,或者售往非洲。

  品牌连锁店不会卖问题服装

  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负责对生产进行把关的邓先生介绍,一般连锁店和大的服装品牌不会收购来路不明的衣物再翻新销售。“他们有品控部门,而且有自己品牌服装的设计要求。如果在自己销售的服装上做手脚,等于砸了招牌。”邓先生说,消费者需要留心的是那些品牌化不高、非专卖店的个体户。他建议消费者购买外贸服装时向店家提出查看生产证明等。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走私旧衣物往往只有一款式,码数也很难凑齐。消费者在购买外贸服装时,可以留心同一款式是否还有其他码数或其他颜色,因为即使商家以断码、清理库存为卖点,也不会出现店里所有服装只有一个码数的极端情况。如果发现出售的衣服只有1件;商标看着旧,主标和洗标卷曲、发黄发旧;关键部位如腋下、肘部、领口等显旧;毛衣有起球情况,那么消费者就要留心了。

  闹市街头“买买买” 鲜有消费者对“外贸服装”设防

  在深圳市罗湖东门老街、华强北、横岗仓库等购物旺区,每天都有大量追求时尚的年轻男女“买买买”。面对“琳琅满目”的衣服,消费者有没有想过这些衣服的来路?新快报记者昨天在深圳闹市区采访了部分市民,绝大多数受访者对“外贸服装”并不设防。

  陈小姐从事外贸出口工作3年,她告诉新快报记者,“一般对出口的产品的要求标准都比较高,特别是出口到发达国家的东西”,因此,虽然她不是从事服装出口销售,但对“外贸服装”还是比较喜欢。逛街时看到自称销售“外贸服装”的小店,都会走进去瞧瞧。她从来没有想过,“外贸服装”有可能来自国外的太平间、垃圾站。“既然走进去挑选,就不会有这种心理,以为全是断码的或出口转内销的服装。”她说。

  而在华强北闲逛的梁女士则说,她曾了解到,惠州曾打击过走私“洋垃圾”,但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认为在市中心不太可能存在走私的旧衣物。

  嫌疑人运货“月薪”8500元

  这宗深圳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旧衣物走私案,作案过程是怎样的?昨日,新快报记者独家采访了犯罪嫌疑人黄某义和郑某强,与他们进行了对话。

  新快报:你知道自己运的是什么东西吗?准备运往哪里?

  黄某义:应该是一些旧衣服之类,准备运往福建莆田三江口,去到了以后先在三江口外抛锚,等候“阿强”的指示。等到时机成熟,“阿强”就会通知我们靠港卸货,卸货后运去哪里我就不清楚了。

  新快报:这批货物有没有合法手续?

  黄某义:只有香港的“袁代理”给我的货物清单。

  新快报:除了这次,你还帮“阿强”从香港运送过多少次货物到福建莆田?

  黄某义:我大概一共帮“阿强”运送过15次,都是旧衣服、破布之类。

  新快报:每次运货你能从中赚多少钱?

  郑某强:(介绍这份工作给我的)“老陈”说,卸完货会有人给我(工资),8500元一个月。

  “双方船只高度差4米战友跳帮时差点掉进海里”

  6月8日晚上风高浪急,回忆起当晚抓捕嫌疑人的情形,深圳边防支队官兵印象深刻。

  深圳边防支队公共关系科干事龙宇祥说,当时,执勤快艇以近40节的航速在风浪中穿梭,在航行1小时后,海面突然下起雷雨,快艇在风浪中剧烈颠簸,不时发出高速警报。

  到达预定海域后,指挥人员下令开始搜索。在能见度不到1海里的海域上找1艘货船,难度不小。“边防官兵在黑夜中,对航道上20多艘船只进行排查,直到查到第11艘船才找到他们。”龙宇祥说,经过近半小时搜索,边防官兵终于在离指定位置6海里的海域发现了目标船只。

  此时,边防官兵不停喊话,示意走私货物的船只停航,“但他们并不理会,继续航行并有掉头开往香港海域的迹象,现场紧张起来。据当时带队的政委陆卫荣介绍,双方对峙了十余分钟。”

  刘新林告诉新快报记者,在持续喊话无效后,边防官兵决定强行靠船检查,用自己的小船左右夹击对方。这艘“利运达”号目标船排水量约有1000多吨,而边防支队出动的船只有不足10吨,双方船只吨位悬殊。“我们之间的高度差有4米,官兵们就贴着他们的船,计划利用海浪打上去的时候船间距离缩短,抓住一瞬间的机会,跳上去。”刘新林说。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8级大风中,刘新林发现目标船刚好有一条缆绳垂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凭借自己多年经验,他大吼一声“上”。话音刚落,他脚一蹬,身体一跃,便爬上目标船。“海浪打上来,两船间距小了,我指挥战友们赶紧跳上(目标)船,有一个战友稍微犹豫了一下,慢了一点,差点掉进海里。”刘新林说。

  官兵们都登上目标船后,把货物掀开,发现是一些废旧衣服,一股消毒水的刺鼻味道迎面扑来。“估计他们也怕这些废旧物品有病菌、病毒,先进行第一次消毒。”刘新林说,至此“利运达”号才被成功“逼停”。

来源: 新快报

相关阅读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