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珠海 微博 微信 注册
  • 珠海新闻网

  • 百岛论坛

  • GO!珠海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布产业新格局

王越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性战略,是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治本良方。在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省未来发展所做的“四个坚持、三个支撑、两个走在前列”重要批示中,将为全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支撑定为广东省未来工作的重要方针。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中为充分贯彻习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结合广东省的发展需求,将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定为未来五年工作八大部署之首。可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是广东省未来工作的重要抓手。同时,省党代会报告中进一步指出,广东省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要在产业结构调整上取得实质性突破,快速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是促进经济发展的有效途径之一。
  一、降成本、补短板、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是珠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
  珠海市委市政府以习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指导,为促进经济发展,贯彻落实省党代会的战略部署,结合珠海的经济发展现状,也将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未来的工作重心。由于珠海的经济总量及产业体量偏小,不存在去过剩产能及房地产库存的压力,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工作重点是提升增量、优化存量。一方面是降成本、补短板、扩张产业体量,大力发展高端智能实体经济,另一方面是优化产业空间布局,推进现有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升级。
  “降成本”重点是降企业一些过重的负担、自身的运营成本,关键是降实体经济的落地成本及引进人才的居住成本;“补短板”主要是通过加大投资力度来引进高端的龙头企业,弥补产业聚集网络及企业主体的不足领域,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产业结构调整是指优化产业资源配置,使结构实现由不合理向合理化和高级化的转变;优化产业空间布局是使各种资源、各种生产要素,甚至各产业为选择最佳区位而形成的在空间地域上的流动、转移或重新组合的配置与再配置过程。珠海由于现有可开发利用的土地资源非常有限,土地价格及房地产价格过快增长,对实体经济的引入及扩张发展造成挤出效应,所以,如何集约利用土地资源、降低企业落地成本,成为珠海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珠海经过十几年园区经济的发展,产业逐步形成规模化、集群化,但产业链条少且短,产业整体水平不高,产业布局细碎化,配套基础设施薄弱,缺乏与优势产业发展相匹配的中介、科技、咨询等高端服务业,在产业发展过程中,生活宜居和民生软实力等因素未被考量,导致整体产业空间布局资源优化效应不高。所以,坚持“补短板”,盘活“存量”优化传统产业,做强“增量”培育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新经济、新业态,加快形成新结构、新动能;坚持“全市一盘棋”,统筹规划、合理布局;坚持引导各类资源要素向重点产业和重点区域集聚,引导各区域各有侧重地培育发展主导产业,推动形成区域特色鲜明、分工协同一体的产业格局,成为珠海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
  二、合并扩张三大功能区打造雁阵式沿海产业空间布局
  产业园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载体。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我市已初步形成了具有一定行业优势和发展特色的“4+4+2”产业园区体系。其中高栏港经济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航空产业园、富山工业区为集中资源、重点建设的“四大园区”;南屏工业园、三灶工业园、新青工业园、平沙游艇与休闲为优化提升、做精做强的“四个特色园区”,外加具有特殊使命及功能的横琴国家级新区及珠海保税区-跨境工业区。珠海发展实体经济,提高经济效益主要取决于园区经济。2016年,全市工业园区完成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3890.64亿元,占全市比重89.3%。
  各产业园区由于各自功能、发展机遇及区位不同,导致发展极不均衡,有的园区缺经济增长的龙头引擎、有的园区缺扩张发展的腹地资源支撑,几乎所有的园区在产业、宜居、交通三者关系上都不够协调,产业园区面积偏小数量偏多,并且园区间缺乏资源共享机制,这些因素极大地限制了优势产业竞争能力的提高,制约了城市资源的优化配置及土地资源的集约利用。
  为了对接广东省未来五年的发展规划,落实第十二次省党代会各项战略部署,抓住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及南海大开发战略所带来的历史性机遇,珠海必须深化改革创新驱动,优化产业升级、强化实体经济,练好内功,构建对内、对外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为此,珠海产业园区亟需做强做大,扩容提质、配套优化、招商引资,前瞻性优化资源配置。经过深入研究,结合区域经济学相关理论,本文在此提出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出发点,以合并产业园区,弱化行政区,强化功能区,“组拳”出击的“雁阵式”组团发展产业结构布局。
  高栏港经济区、横琴新区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别为省级、国家级功能区,呈三足鼎立之势,沿海岸线分立于珠海的西部、中部及东部,分别承担着省级及国家级战略使命,是珠海最强有力的融入国家级战略的三大抓手及支撑。珠海如果能围绕这三大功能区做足文章,依托、合并周边行政区及工业园区,发展特色鲜明的主导产业,形成三大“组团”功能区,布局产业结构、宜居结构,依据产业区域经济学中的牵引空间发展战略,每个“组团”功能区中配有经济增长极、产业发展腹地及宜居城区,功能区对所组团的行政区具有资源的绝对调配权及产业经济的掌控权,所辖行政区专职负责民生管理及行政管理,功能区的行政级别高于行政区的行政级别。那么,珠海的东西区域协调、交通拥堵问题、产城融合问题、“降成本、补短板”问题、优化产业升级问题、资源共享、优化配置、提高配置效率问题、实体经济总量问题、海岛产业经济可持续发展问题,等等诸多问题,都将得到改善。
  东部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经济增长极,依托金鼎镇、香洲区为生活区,将万山区做为产业延伸腹地,打造“东部组团”功能区,通过两岸通道对接珠江东岸电子信息产业带,打造全市科技创新驱动引擎。打造两大主打产业聚集:高端信息技术产业、海岛智能产业及旅游业。珠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在全省同类开发区中面积较小,支撑工业4.0发展的智能技术产业可以在桂山岛、万山岛、东澳岛、淇澳岛落户,既降低了企业的落地成本,又保护海岛生态,保障了可持续发展的海岛经济,世界著名的旅游岛都是有实体产业经济为支撑。
  中部以横琴新区为发动机,依托横琴镇、湾仔镇、南屏镇为生活区,“区镇合一”建城市新中心。将南湾、跨境工业区做为产业延伸腹地,打造“中部组团”功能区,对接港澳,构建深度合作示范区,集聚国际高端生产服务要素,打造开放合作贸易平台及高端服务业,打造为粤港澳大湾区及“一带一路”服务的创新高地。
  西部以高栏港经济区为经济增长极,依托海泉湾、金湾区为生活区,建西部城市新中心。将斗门区、航空产业园、三灶工业园、新青工业园、洪湾港、平沙做为产业延伸腹地,打造“西部组团”功能区,对接珠江西岸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带战略,发展高端先进装备制造业、新能源产业、物流业、航空产业,打造全市工业发展的龙头。以转型升级为目的,推动南屏工业园、新青及联港工业园优化存量,集约用地,逐步融入到西部高端制造产业带中。
  这样,三大功能区分别进行扩展,依托行政区,合并工业园区,将珠海沿海岸线形成东部、中部、西部三个大型相对独立的“组团”功能区。引导各类资源要素向重点产业和重点区域集聚,面朝南海,以中部“组团”为雁头,以东西两个“组团”为翼,呈雁阵结构。雁头承担国家级战略、两翼承担省级战略,有大局意识、政治意识,不忘珠海建市的初心和政治使命。每个功能区内部都具有产业发展的增长极、腹地及配套齐全的高标准宜居城区,资源统筹一体,无缝配置,以产促城、以城带产,加快推进产城融合,处理好产业发展与宜居城市建设的关系。处理好“产业、城市、生态”三者关系将成为未来城市发展的“主旋律”。
  从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考虑,提出珠海三大“组团”发展布局,集中力量发展实体经济,但从行政协调管理角度还有许多矛盾需要化解,需要在体制机制方面大胆创新。要处理好统与分的关系,统筹发展与集约发展是组团发展的诉求与目的,通过强化功能区管委会获得更大调度能力的同时,也要注意避免削弱镇、区行政管理的能动性和积极性的问题。还要处理好内与外的关系,也就是组团发展和开放发展的关系。各组团的开放发展不仅仅囿于临近板块的存量发展,而要放在整个粤港澳大湾区坐标上,要求产业、交通等配套设施,应该放在更为长远的背景下考量。更要处理好稳与快的关系,这也是增量和存量之间的关系。实施组团发展的语境,并非对原有的发展模式进行否定,而是在新的机遇下所进行的一次优化整合。
  作者系珠海市委党校市情研究室教授 

来源: 珠海特区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