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珠海 微博 微信 注册
  • 珠海新闻网

  • 百岛论坛

  • GO!珠海



90后小伙直播乡村挖红薯捉泥鳅 视频播放量超2亿

  曹欢摘得野果

  90后贵州小伙

  直播乡村挖红薯捉泥鳅

  计划5年拍摄千村 纯朴的场景吸引67万粉丝

  从一个商场保安到如今拥有67万粉丝的网络红人,在一年之内,25岁的贵州人曹欢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插秧、捉泥鳅、稻田里抓稻花鱼……农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和有趣的瞬间,曹欢都捕捉下来发到网络上,他以“清新不做作”“原生态”的风格迅速俘获了众多粉丝,一年之内其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2亿。

  如今曹欢正在实施“千村万户”计划:在5年内拍摄1000个村庄的10000户人家。他希望跟着时代去走,每天看些新的东西。他的视频向观众展示全国的风俗习惯,有时还能帮助到当地村民,这让他富有成就感。

  “大家好,我是曹欢”,这个精瘦、稍微驼背的小伙子仿佛有无穷的精力,上山砍柴、下田插秧、回家做饭。他的家乡位于黔东南的一个苗寨,在他的视频里,青山与金黄色的梯田相映成趣,远处的山峰弥漫着雾气,人们从早忙到晚,山间小道上不时出现戴着草帽迎着夕阳回家的农人,生动、质朴、美丽。

  保安转行拍视频

  曹欢的家乡美丽,却也偏僻,去县城需坐3个小时的车。他的家坐落在半山坡,是一栋有着苗乡传统的三层木房子,门前屋后皆种着菜。

  曹欢家里有三个孩子,曹欢是老大,父亲偶尔出门务工,母亲则在家带孩子、种菜种地。

  父亲的收入并不足以维持三个孩子的上学费用,初中毕业后,曹欢便走上了南下的打工之路。

  八年的时间里,曹欢做过蔬菜搬运工、家具厂学徒、电子厂普工、保安,第一份工作在2008年,他拿到了人生第一笔工资:1400元。2014年,经人介绍之后曹欢来到了广州,在白云区做起了一家商场的保安,这份工作让他拿到了打工生涯的最高工资——3100元,这份工作也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

  在广州工作期间,他发现了几个拍搞笑视频的网络红人,这让曹欢心思活络起来。

  “我觉得我也能试试。”拉上同事,曹欢开始了拍搞笑视频之路。第一个视频便有两万多的点击量,这让曹欢信心大涨。他决定用两个月的时间专心去试一试。

  乡土视频成精神“农家乐”

  两个月里,曹欢拍了五六十个搞笑视频,第一个月收入一千多,第二个月收入就接近五千。尽管收入增长迅速,但他发现支出也猛涨。更让他受打击的是,他收到了不少批评他的私信,“说我演技太差了,看不下去,低俗之类的。”曹欢乐呵地自认“演技不好”。

  拍了两个月,搞笑类的题材也差不多想尽了,此时正逢暑假,家里正在收谷子,曹欢便决定回家帮忙。收谷子时弟弟也在家,曹欢便请弟弟帮他拍了一段,用手机剪辑出来放在网上。视频里山连着山、云挨着云,蓝天下金黄色的稻田里,辛勤劳作的农人在山路上挑着谷子回家,这朴素而真实的收谷子视频让许多网友大呼“想起了童年”。这些网友大多在城市工作或生活,有的已远离家乡多年。

  此后,曹欢开始将自己家每天的生活拍摄下来,剪辑完传到网上。收稻谷、抓螃蟹、挖红薯、摸鱼,在一条抓稻花鱼的视频里,曹欢在一块即将干涸的稻田里抓了几百条小鱼,放生到有水的稻田里,大的带回家吃,他渴了就喝稻田旁边的山涧水。这条视频迄今播放量达到191万。

  他的视频传播量越来越大。有人留言感激曹欢,因为在他这里“能看到真正的乡土”,除了那些对他的视频感同身受的农民工粉丝,也有许多向往农村生活的城市人成为他的忠实粉丝,他的视频成了许多粉丝精神上的“农家乐”。

  他的事迹甚至也让村里的一些小伙子萌动了回乡创业的念头,在此之前村里几乎没有年轻人,有的话也只是做运货、开车之类的工作。而如今,曹欢的弟弟和堂弟都放弃了在外打工,选择回家拍视频。“他们现在每个月收入超过五千吧,反正比打工好点。”曹欢觉得很欣慰,自己也能为家里人做点事情。

  5年拍摄1000个村庄

  曹欢发现,他的模仿者越来越多。他开始有些焦虑,自己家乡的题材差不多拍尽了,跟风者众多,自己还能拍些什么呢?

  这时,有一位湖南粉丝建议曹欢去他家乡拍摄,这个提议让曹欢开始有了新的计划:在5年内拍摄1000个村庄的10000户人家,曹欢将之称为“千村万户”计划,从今年3月份开始,他便去了多省拍摄自己的农家视频。

  “千村万户”计划并不难实现,每天曹欢都会在私信里收到上千条邀请,这些粉丝往往会热情建议他去自己的家乡拍摄,粉丝联系好被拍摄对象,曹欢只需和摄影师两人乘车去往粉丝家乡,住在粉丝家里。“他们都很热情,有一些甚至会专门从工作地点回来接我,完了再回去。”曹欢很感激粉丝对他的招待。

  最近的两个月,为了节省路费,他一直都待在湖南省,如今他刚结束湖南怀化的拍摄,即将去下一个市。

  每次出行,曹欢和摄影师都需要背着所有摄影器材,大包小包,穿山越岭。一次在云南拍摄放牛放羊的视频时,他们需要上到海拔三千多米的草原上,在下面时曹欢还穿着短袖,上了草原曹欢觉得自己被冻得无法伸展躯体,即使如此他依然坚持拍了两个多小时。

  也不是所有的粉丝都能守信为他联系好当地村民,有几次长途奔袭去了当地,曹欢却被人放了鸽子,“那就要开始寻找下一个地方,有些心累吧。”

  他每天几乎都在凌晨之后入睡,偶尔需要忙到三四点,第二天又得早起去下一个拍摄点。

  他并不打算回家拍摄,“我觉得要跟着时代去走,每天看些新的东西,不能一直走原来的路。”

  帮到村民有成就感

  短短一年,曹欢觉得自己成长迅速,他遇到了很多给他惊喜和感动的人。在湖南,他遇到过一位八十多岁的阿婆,每日清晨四点多挑着自己种的菜去集市上卖。在和阿婆聊天过程中,曹欢了解到,原来阿婆并不是无人赡养,子女每月都会打钱来,也反对她出来卖菜。“她说不想花,从苦日子过来的闲不住,难道每天在家里坐着看电视嘛。”曹欢随后买下了阿婆摊子上的全部小芋头,“她让我很感动”。

  在云南,曹欢拍摄了当地的火把节、泼水节,在自己的家乡,他拍摄了传统的苗族新年。

  他的视频不仅能满足粉丝们对故乡的思念,还真正地帮助了当地人。在一个视频中,他拍摄了一个工作了三十五年的乡村教师,以及父母都已离去的三兄弟。视频发出后,有爱心组织为那所小学捐献了物资,并承诺一直资助三兄弟直到他们上大学。

  这让曹欢很有成就感,“至少粉丝可以在我这里看到全国的风俗习惯,有些视频对当地的老百姓也有帮助。”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诗蓝

来源: 广州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