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珠海 微博 微信 注册
  • 珠海新闻网

  • 百岛论坛

  • GO!珠海



5个年轻人坚守官厅水库 护航最后一批候鸟离京

  5个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年轻人寒风中坚守官厅水库

  护航最后一批候鸟离京

  巡护过程中,风餐露宿是志愿者的“家常便饭”。

  早上7点刚过,气温还低迷地徘徊在零下7摄氏度左右。空旷的官厅水库岸边,一辆贴着“打击盗猎 认真巡护”标志的黑色越野车准时出现在一块玉米地边。风很大,足有六七级,坐在车里感觉车身被风吹得有些许打晃。这是黑豹野保站负责湿地项目的工作人员2018年的第一次巡护。从2017年12月底开始,冬候鸟迁徙期逐渐进入尾声,近4万只候鸟已经迁徙到长江以南的越冬地。而此时的北京,河面基本封冻,寒风刺骨。野保站的工作人员们继续坚守野外。寻找那些掉队的候鸟。

  “从2017年11月份迁徙期开始,已经有4万多只候鸟在此停留、补给。现在这里的候鸟种群总数,灰鹤大约有1000只,天鹅还有50多只,以及一些雁鸭类。”黑豹野保站站长李理的嘴唇冻得有些发白。很多人都知道,官厅水库是冬候鸟南下途经北京时最大的一个栖息地。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每年为了给这些候鸟保驾护航,一支人数只有5人、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青年野保志愿者们,每天坚守在野外,记录它们的种群及数量,分析对比往年的大数据,做大自然的记录者和保护者。

  做野生动物保护极讲究科学,并且野生动物救助也要遵循科学救助的原则。李理说,因为长途跋涉,从远东地区和蒙古国飞到北京的候鸟,体力上消耗很大,所以经常出现个别鸟儿掉队的情况。在迁徙期的尾声,他们一方面要跟进、记录候鸟的迁徙状况,另一方面就是要寻找那些掉队的候鸟。如果找到了掉队的候鸟,也要仔细辨别它究竟是体力不支,还是自然原因淘汰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尊重自然的选择,不能过多地人工干预。”李理这样说。

  事实上,湿地项目即候鸟保护项目,是野保站坚持了17年的事。黑豹野保站从2000年建站伊始,就开始进行候鸟保护。同时进行的,还有山林巡护项目。这么多年的野外工作,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苦是他们没尝过的。风餐露宿、忍饥受冻更是家常便饭。很多时候,因为野外出巡距离较远,站员们早上出门就带好干粮和水,每天只吃一顿饭。

  辛苦的付出换来了候鸟们能够振翅高飞的一片安全天空。万物有灵,在库区,让站员们感动的事也常常发生。李理说,在这几年的监测中,他们发现大天鹅有时会故意游向这些身着迷彩服的工作人员。其实,大天鹅是种非常警觉的鸟类,它们通常与人类保持着百米左右的安全距离,只要稍稍靠近,它们就会立刻飞走。“前几年监测时,看到这一幕我们都蒙了,不知道为什么天鹅见到人类不躲不飞,反而靠近,直到这几年才慢慢习惯。天鹅种群每年往返南北两地,都要经过北京,我们每年都会在这里等候它们。就像老朋友一样,它们真的会认出我们。这份信任感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心怀温暖备受鼓舞。”李理预测,今年的迁徙期将于1月底结束,保护站的工作人员们也将在寒冬中继续守护。(记者 刘琳 李理摄)

来源: 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