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珠海 微博 微信 注册
  • 珠海新闻网

  • 百岛论坛

  • GO!珠海



新闻 民生正文

珠海校外托管机构水平参差不齐 未来或引入社会资源

  有关部门:已草拟方案破解监管难题,未来考虑引入社会资源

  1月12日中午,某小学门口的托管老师们在接孩子回托管。

  对于家有小孩的上班族,托管机构解决了他们在放学时间接送孩子和照顾孩子的难题。然而,雨后春笋般成长出来的托管产业在珠海却一直面临缺乏相关管理法规、审批主体不明确的管理困境。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家长对于此类机构的收费、卫生、消防等问题忧心忡忡,呼吁政府职能部门能加强协调,让托管机构走上规范发展的道路。

  家长

  给孩子选个好的托管机构不容易

  市民王女士的孩子目前就读小学三年级,她表示自己为孩子选择托管机构也感觉无所适从。“家长只能通过肉眼去考察托管机构表面状况。对于托管机构的食品采购、加工过程无法监督,托管机构是否符合消防要求心里也没底。”据她观察,此类托管机构大多利用小区住房改造而成,空间相当紧凑。“开办托管机构要满足什么要求,最好应该出台一个标准让大家对照监督。”

  郑女士和丈夫都是上班族,孩子放学夫妻俩都没下班,因此从一年级开始,她就一直把平常接送孩子的任务交给了托管机构。郑女士表示,一年多来,托管收费一直保持着一学期一涨的架势,她为此却感到无能为力。“一年级的时候每月全托1000元,第二学期1300元,第二年已经涨到了1500元。涨价没有商量的余地,也没有人监管,合理性不得而知。”由于孩子所在的学校周边可供选择的托管机构相对较少,价格越来越高的同时,托管机构里孩子却越来越多。郑女士感到孩子休息的环境质量每况愈下。“没有最高托管人数限制。以前孩子们活动空间很宽敞,还开辟出专门的娱乐区域。现在这些区域没有了,托管机构腾出空间用来收更多的孩子。”

  此外,郑女士还觉得托管机构伙食质量难以保证。“有一次去给孩子送药,看到孩子吃的午饭肉很少。”

  市民朱女士的孩子就读于柠溪某小学。她认为,托管产业应该加强引导,实现服务品质的提升和多样化,毕竟是上班族的“刚需”。“要求学校安排学生午休并不现实。课室里没有床,这样休息对孩子成长不利。”

  也有家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学校在放学后开设的足球培训等课程也能起到晚托的作用,还能锻炼孩子的身体,也是解决孩子托管难题的思路。

  走访

  托管机构水平和规模参差不齐

  在凤凰小学校门口,记者看到托管机构规模大小不一,且多为连锁机构。这些机构看起来环境布置温馨,有的还配有独立的消防系统,营业执照等证件都摆放在醒目位置。仅午托单项,每月收费从700元到900元不等。有机构内老师向记者表示,周边都差不多是这个价,定价都按照“市场行情”。

  在香洲区第十九小学附近的新加坡花园小区,不少楼房窗户前都醒目地挂着写有“午托”字样的简易广告招牌。一些经营者自称不属于经营性机构,而是在家兼职照看需要午休的孩子。也有托管机构将住宅楼一层设为餐厅,夹层设为卧室。最小的卧室在目测约1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里安排了6个床位,天花板较低。不过经营者拍胸脯表示,他们证照齐全,也有相应消防设施。

  监管

  牵扯的部门较多一直在推动协调

  托管机构涉及教育培训、餐饮、消防、工商登记等多个领域。相关职能部门表示,虽然他们对托管机构的监管工作一刻都不敢松懈,但由于牵扯到的部门较多,因此管理也面临着“群龙无首”的尴尬,难以构建起完善的系统管理框架。

  记者从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方面获悉,2013年,珠海在全市推行商事登记改革,建立起“宽进”的登记制度体系和“严管”的监管制度体系。托管机构办理营业执照需声明其经营范围和经营场所,本着“谁主管,谁监管”的原则,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负责对托管机构工商登记信息是否与实际相符进行监管,工商登记不再与消防验收等项目挂钩。

  托管机构提供餐饮服务还涉及食品经营许可的审批。记者从市食药监局了解到,已审批的托管机构全部纳入定期巡检的范围之内。但是个别以“兼职照顾孩子”为遮掩的托管场所却以“小锅饭”为卖点,在一些家长的帮衬下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食品安全存在隐患。

  在价格监管方面,珠海市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托管机构并未设置政府指导价,其收费由市场调节决定。因此市民若觉得收费不合理,可以选择其他机构。

  在消防管理上,市公安消防局相关负责人回应,对托管机构的消防安全检查主要依据《建筑设计防火规范》,但是目前消防检查并不会提供消防合格证照供家长查看。

  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已经草拟相关的方案破解各职能部门监管协调的难题,正推动多部门间的协商,以求方案能正式实行。未来也考虑引入社会资源到校内,为家长提供多样化的托管选择。

  建议

  政协委员:

  可“疏堵结合” 设置准入门槛

  关于校外托管的话题,去年珠海市“两会”上,政协委员赵文华就曾提出相关提案。她在提案中建议“疏堵结合”,由政府组织制定校外托管机构行业标准,设置准入门槛,对从业场所、人员资格、人数配置、卫生环境等必要条件依法作出明确规定。在审批及管理上,还应设置报教育局备案登记的环节。进一步明确工商、教育、卫生、消防、民政等相关部门的具体职能,促使托管这一行业健康有序和谐发展。同时还要丰富学生托管形式。积极探索校内托管服务外包模式,寻求有资质的法人实体与学校合作开办校内托管服务。文/珠江晚报记者 陈 颖 见习记者 戴丹梅 图/珠江晚报记者 朱 习

来源: 珠报融媒

 

相关阅读